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用户注册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算计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442 发表时间2020-09-22 15:02:24

俗话说:吃不穷,喝不穷,算计不到一辈子穷。大刘就是个爱算计的人。

大刘并不大,一米五四的个子,小眼睛,圆脸,鼻子和嘴还算端正,皮肤很白,喜欢穿一身翠绿色外套,灰白的发髻挽在脑后,在头发上叉一枚粉色的蝴蝶发卡,显得有点不伦不被,何况她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女人呢。

左邻右舍都叫她大刘,她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被这样称呼着,她并不介意,她长的小,人们喊她大刘,她很受用,这样,她觉得自己在别人的思想上一定有高大的原因,比如,她风骚的像一只蝴蝶。

大刘还是个姑娘的时候,就在算计自己的将来,自己的幸福,当然,找个称心如意的好男人是最重要的。

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理想,大刘穿梭在身边的男人们之间,比较着,算计着,大概处了十几个对象吧,都以失败告终,而且失败的原因也是大相径庭,和大刘谈过对象的人都说:这个女人,人小心大,太会算计,怕以后驾驭不了,得,谁愿意要谁要,我是不要了。

那时大刘对于谈对象好像有瘾一样,每谈崩一个对象,她都要高兴一回,女人一高兴,总要想法犒劳一下自己,大刘也一样,对象吹了,她心里难受,嘴上却说:老天有眼,终于甩掉了不喜欢的男人,喝酒!

大刘又喝醉了,她昨天在哪过的夜没人知道,她也不知道,她说:我喝多了。

大刘二十九岁那年终于不挑男人了,面对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的二坤,她只瞅了一眼就说:行吧,就他吧,是个男人就行。说完,她捂了一下肚子,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二坤是个老实人,他可不管孩子是从哪里来的,他只喜欢当爹的幸福。

有了家,有了丈夫和儿子,大刘又开始算计如何过上好日子,她和二坤的工资都不高,而且单位效益不好,下岗是早晚的事,但大刘是谁啊,她早有打算,一边混工资,一边和二坤摆摊做生意,前些年也挣了不少钱,可是儿子大虎一长大,她发现,挣多少钱好像都不够这个败家子祸害了,大虎二十多岁了,也不干活,整天游手好闲,除了搞对象,别的什么也不会。

“哎,大刘,你家二坤多老实个人,你也整天的抓钱,你家大虎随谁呢?”邻居马大嫂爱打听事,心眼也直,看着大虎隔三差五领一个对象回家,就问大刘。

“我知道他随谁,他妈的就知道搞女人花钱,气死我了。”大刘没好气的回答。

不行,得赶紧给大虎成个家,男人成了家就稳当了。

二坤只管干活,家里的事都是大刘说了算,儿子在结婚上没意见,关键是和谁结婚。

“咋滴,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和谁结婚啊?你这些年往家领的小姑娘都是陪你玩的啊,你他妈随谁啊。”大刘气得要吐血。

好歹给大虎成了个家,媳妇也是个人尖尖,爱出风头,花钱大手大脚,这一点到和大虎相配。

孩子不成器,当老人的就要费神费力去拉扯他们,大刘和二坤都快六十的人了,每天起早贪晚的摆摊挣钱,身体自然吃不消,一个下雨天,二坤急着收拾货摊,淋了雨,一场重感冒,没几天竟死了,这可把大刘狠狠的闪了一下。

夫妻就是这样,平时可能一天也不说几句话,有时瞅着对方就生气,但住在一个屋彼此是个依靠,管他能耐大小,有那么个人,就是个家,没了,家就空了一半,何况大刘一个人怎么去拉扯那要钱的小两口呢!

“我说大刘,你才六十多岁,孩子你也不能管一辈子,再找个人吧,好歹有个伴儿,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。”邻居马大嫂看着大刘一个人整天没精打采的样,心里不好受,便来开导她。

“唉,谁能看上我呢?”大刘满腹心事。

“听说东面有个退休教师,一个月开四千多块钱,老伴没了快两年了,要不,我给你们搭个桥?”马大嫂是真想帮大刘一把。

“行。”老教师一个月开四千多块钱,她一个月开二千多块钱,两个人加起来有六千多,给儿子三千,他们老两口留三千,两下都够花,自己也不用出去摆摊挣钱了,挺好,大刘算计着。

在马大嫂的安排下,老教师和大刘见面了,在小区旁边的公园里,绿草如茵的草坪,鲜花簇簇的花坛,围着草坪的柳树像一圈盛开的绿绸伞,他们坐在长椅上,大刘看着老教师满头的白发,温柔地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。

她说完了,老教师有些惊奇地看着她,良久,言道:“你太会算计了,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