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用户注册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大姐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583 发表时间2020-09-01 10:15:47

生活中有些际遇不仅让人难忘,而且还会时常想起。她像一颗星辰时常在纷繁的世事中璀璨一方,把我拉向圣洁的殿堂,而我会因此改变许多,从卑微的草丛中奔向黎明的曙光。

七月的早晨,薄雾轻染小城街巷,夜晚的离开总会留下思索的痕迹,同样,朝阳的蓬勃会让苏醒更加鲜艳,因为要去林场采访,我起了个大早,特意穿上那套让我可以自豪一辈子的草绿色工作服,穿上这身衣服,我马上会想起2018年9月5日和摩纳哥阿尔贝二世亲王合影留念的幸福,我认为这身衣服为我带来了好运气。

小城从不缺少晨练的人,我们等车的广场,七八个玩轮滑的人飘然穿梭,身体仿佛长了翅膀的燕子,他们身体前倾,双臂舞动,脚下的轮滑鞋悠然自如,让观者羡慕,令清晨喝彩。

也许是滑累了,一个体态匀称的轮滑身影停在台阶下,她坐上台阶,取下头盔,轻轻甩了甩头发,一抹灰白的发髻漾过我的眼眸,“没想到这么大年纪还可以玩轮滑!”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慨。

但我的话却引来了一串清爽的笑声,那笑声仿佛春日暖阳,让这夏日清晨更加舒畅。坐在台阶上的轮滑者转过头来,那灰白的发髻同样转动了一个角度,“怎么,我很老么?”她摘下宽大的墨镜,对着我的是一张白皙略带红晕的脸庞,她的话没有半点责备的语气,倒是那串夸张的笑声为这样的清晨带来愉快,她的脸庞和头发的颜色如此的不搭配。而她看我的眼神却让我有些惶惑:

“不,不,我是说你的头发。”

任何女人都不愿意听别人说自己老,何况她的皮肤和声音都带着年轻人的精彩,再加上她刚才滑轮滑的优雅与敏捷,唉,我真不该随随便便发感慨。

但她好像并不在意我的话,也许她要打消我的疑虑,她和我说:

“我已经六十五岁了,有白头发一点也不稀奇,可是我不管它,就当它是年龄的标志,我从不染发,我心态好,退休十几年了,唱歌,跳舞,玩轮滑,我还想去画画,爱好太多了,就没时间去修饰头发,可是你看我老吗?哈哈... ...”

依然是发自内心的笑声,让人愉快的解释,这样的人不会老。

我没有再去评价面前这个快乐的女人,但心里却由衷地佩服她,“了不起,大姐。”

阳光总是偏爱快乐的心灵,鲜花喜欢灿烂的笑脸。一星期后的一天,我从局大楼出来,在开满四季红海棠的花圃旁,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迎面而来,她身着淡紫色连衣裙,白色短禁外套,半高跟的白色凉鞋露出一小节健康的小腿,而她那灰白色发髻立刻让我想起那个清晨相遇的轮滑者,应该和她打个招呼,但我却犹豫着不知该如何称呼她。

“是你,老弟,这是下班了?”她也认出了我,她那自然的微笑和没有掩饰的问候立刻让我找到了舒适的回答:“大姐,真的是你,刚才我还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你好年轻。”我不是恭维她,她走在夏天的色彩中,全身放射着生命的活力。

“我本来就年轻啊,哈哈... ...”她的笑声让怒放的红海棠花枝乱颤,也让我再一次为她感叹:“了不起,年轻的大姐。”

一个人到了退休年龄,能够放平心态,快乐生活,那么,岁月的风霜也会从她身边绕过去,留在她身上的是永远的青春。